分类查找:

油气资源和风光禀赋并行并重,巴西新旧能源“两手抓”谋发展

来源:( 作者: 时间:2024-07-03 14:29 Tag:)

  巴西作为拉美最大经济体和最大石油生产国,同时也是拉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油气资源和风光禀赋并行并重,成为巴西能源转型的基调所在。

  回顾过往,巴西油气产量逐年攀升,生物燃料表现突出,更是成为全球风光发电项目投资热土;面向未来,巴西宣布将大手笔投资可持续经济领域,推动创新技术、低碳经济和可持续基础设施发展,加速实现能源转型。


  守油气、推风光 新旧能源共推进

  今年年初,巴西正式加入“欧佩克+”。在巴西总统卢拉看来,加入“欧佩克+”其实是“为化石燃料的终结做准备”,产油国需要利用石油收入进行投资,布局可再生能源产业。

  数据显示,巴西昔日贫油的国情因发现巨大的海上油气资源储量而发生变化。2016年,巴西平均石油产量达到260万桶/日,一跃成为拉美最大产油国。巴西国家石油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前10个月,巴西产油量维持在428.5万桶/日,巴西本土最大石油公司——巴西国油(Petrobras)去年同样表现不俗,平均原油产量达到280万桶/日。

  原油产量的增长让巴西成为全球石油市场中一股新兴力量。卢拉指出,希望巴西加入“欧佩克+”能够影响该组织整体的能源转型,期待这些国家利用石油贸易的红利投资可再生燃料。

  虽然油气是经济发展的一大重要支撑,但抓住油气资源的同时,巴西也在积极布局能源多元化发展。国际能源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巴西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已经达到7%,其中,生物燃料产量、水电装机容量均排名世界第二。

  除了庞大的水电系统,巴西还拥有丰富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巴西国家电力能源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巴西新增风电装机4.9吉瓦,增速超出预期,同时,小型水电等发电装机也有所增长。另据巴西光伏太阳能协会数据,截至2023年11月,巴西太阳能装机容量突破35吉瓦,占该国电力装机容量的15.9%,太阳能发电量约占总发电量的11%。

  金风科技南美区域中心总经理梁轩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为鼓励风电产业发展,巴西实施了固定上网电价政策,随着风力发电度电成本的逐步下降,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相较于其他电源有天然成本竞争力的电源。

  在巴西电力能源交易中心行政委员会主席阿尔蒂里看来,巴西电力系统中可再生能源占比的突出,除了能够为环境带来巨大收益外,还带来了碳信用额和可再生氢等一系列新的市场机会,未来几年将持续为巴西社会发展带来好处。


  低碳燃料助力 减排降碳受重视

  事实上,电力清洁化只是巴西能源转型中的一环,低碳燃料才是巴西推动经济绿色转型的重要抓手。

  2023年,巴西政府提出一项名为“未来燃料”的法案,涵盖“国家可持续航空燃料计划”“国家绿色柴油计划”等一系列国家计划,主要涉及私家车、航空运输、客货运商用车辆等交通运输领域的能源优化,旨在促进交通行业发展可再生能源、减少碳排放,推动巴西能源转型。包括生物燃料在内的可再生能源是“未来燃料”法案关注的重点。该法案提出,将采用“从油井到车轮”的“生命周期评估”方法,能源生产、提取和运输的各个阶段被纳入其中,对产品和服务的所有温室气体排放和能源消耗进行量化。

  国际能源署预测认为,巴西将成为全球生物燃料领域发展的重要推动方。该机构指出,受益于强有力的利好政策、交通燃料需求增长和生物资源潜力,2023年到2028年期间,发展中国家将引领全球约70%生物燃料需求增长,而巴西需求增速占比将超过40%,成为最为主要的引领国。

  除了生物燃料,低碳氢气也是巴西关注的重点。在2023年底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上,卢拉进一步强调了绿氢的重要性。卢拉表示,巴西已将自己视为此类燃料有潜力的大型生产国。

  2023年11月,巴西众议院还批准了绿氢生产的法律框架,将采用生产税收激励措施,并建立低碳氢气生产特别激励制度。另据路透社报道,巴西还在研究一个价值300亿美元的低碳氢气生产计划。在巴西能源转型规划部部长蒂亚戈·巴拉尔看来,巴西丰富的风光等可再生能源资源和化石燃料碳捕捉潜力,都将为低碳氢气发展提供助力。

  据了解,2022年7月,巴西首个绿氢工厂已经在该国东北部的巴伊亚州奠基,每年能够生产1万吨绿氢和6万吨绿氨。2023年8月,由巴西圣保罗大学、壳牌巴西公司和巴西主要乙醇生产商赖森能源公司等合作建设的乙醇制氢加氢站在巴西圣保罗州开工建设,借助巴西本土乙醇工业体系,有望大幅降低氢气运输成本。


  机遇挑战并存 能源市场潜力待挖

  作为拉美第一大经济体的巴西,虽然近年来能源转型成果令人瞩目,但针对长期经济发展和气候目标,仍面临挑战。

  电力基础设施不完善就是一大短板。巴西矿业和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西尔维拉曾警告称,虽然巴西风光发电资源潜力巨大,但由于国家输电系统缺乏稳健性,拥有优秀资源禀赋的东北部地区未能充分发挥潜力。同时,清洁能源丰富的地区与电力需求量巨大的地区距离较远,电力传输也存在一定瓶颈。

  实际上,由于缺乏投资和规划,2023年8月,巴西电网就因为塞阿拉州太阳能和风能过载而短暂崩溃,导致北部和东北部地区停电。

  不仅如此,巴西主要聚焦于环保的新闻媒体“O eco”撰文指出,对水力的过度依赖导致巴西能源矩阵在应对气候变化时具有脆弱性。

  梁轩向记者坦言,虽然清洁能源在巴西电力结构中已经占据主导地位,令该国在实现气候目标方面具有一定优势,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本地化要求、税收政策、劳工政策等却在影响巴西对外来投资的吸引力。

  据梁轩介绍,在巴西开办业务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复杂的税务体系。尽管巴西已多次推动税务改革,但当前巴西的税法和税收政策依然由联邦、州、市各自制定,各州、各市之间应用不同的税率,使巴西税制成为全球最复杂的税制之一,这让外资企业的产品、物流、交付各环节受到影响。

  另外,梁轩也指出,巴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银行作为巴西最大的开发性政策银行,对其融资项目使用的风力发电设备有非常严格的本地化规则,这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绿电生产成本。


  中巴持续合作 共探低碳转型新路径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和巴西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由来已久。巴西应用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发展已经走在世界前列,近年来,中国企业也不断扩大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相关投资,成为该地区可再生能源的主要投资方之一。

  该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中国企业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投资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从363兆瓦增至1.4吉瓦,同期内,中国公司投资的风力发电装机容量也翻了一番,从1.6吉瓦达到3.2吉瓦,而在拉美地区,获得投资项目最多的国家正是巴西。

  记者了解到,2023年12月,中国广核能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属巴西公司在圣保罗举行Lagoinha项目合同签约暨开工仪式,标志着中广核巴西首个绿地光伏项目正式开工。该项目总装机容量为165兆瓦,建设期内就可为当地带来超过1000个直接和间接就业岗位,项目投运后,年发电量预计约4亿度,可“点亮”24万户巴西家庭,环保效益相当于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30万吨。

  梁轩也告诉记者,近年来,中国企业在巴西风电领域持续活跃。2021年11月,金风科技在巴西的首个整机供货项目Lagoa do Barro 82兆瓦扩建项目竣工并投入运营;2021年末,第二个整机供应项目Tanque Novo 180兆瓦项目正式签约,并于2023年6月顺利投产运营。另外,2023年4月,金风科技与三峡巴西公司签订648兆瓦项目的风机供货和长期运维协议,该项目计划在2025年底前完成投产。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4月,中巴两国签署了《中国—巴西应对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计划向可持续和低碳全球经济转型、绿色产业发展、可再生能源等领域不断拓展、深化和丰富合作。

  在巴西应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可·奥雷利奥看来,巴西可再生能源领域存在着非凡活力,环境领域发展是巴西获得国际认可的关键,而中巴合作将推动两国共同实现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

  梁轩也表示,巴西还可以积极向其他国家推广其优势行业和技术,如生物质能源、乙醇燃料、绿色农业、绿色冶金等,并对这些行业的海外推广给予优惠性金融支持,这样一来不仅将提高巴西产品出口的国际竞争力,还能推动巴西国内相关产业发展壮大。

  来源:中国能源报